首 页 老崔说画 签约名家 书画奇葩 书画名家 文房四宝 在线收藏 陶瓷紫砂 加入我们
当前位置: 翰墨中国 > 老崔说画 >  

重温黄宾虹“国画理论讲义”

时间:2016-09-23 16:18来源:老崔说画 作者:崔大中 点击:
宾虹灿灿滋养后学 ----黄宾虹国画理论讲义导读 文/崔大中 黄宾虹先生是中国山水画一代大师,之所以成为一代大师,是因为他开创了一代画风,结束了由清以来中国山水画的颓废之势。黄宾虹先生的一生绝大部分是中华民族深蒙内忧外患的时期。他经历了中华民族的

宾虹灿灿   滋养后学

   ----黄宾虹国画理论讲义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 文/崔大中

黄宾虹先生是中国山水画一代大师,之所以成为一代大师,是因为他开创了一代画风,结束了由清以来中国山水画的颓废之势。黄宾虹先生的一生绝大部分是中华民族深蒙内忧外患的时期。他经历了中华民族的蒙难时日,他参与戊戌变法、辛亥革命,力图自强救国,爱国悲愤之情溢于言表。正是这样的历史环境滋润,培养了黄宾虹先生热爱中华的强烈的民族意识和个人气质。他喊出“中华大地,无山不美,无水不秀”的爱国主义心声。“改革维新,屡进屡退,剥肤存液,以有千古不磨之精神昭垂宇宙”,黄宾虹先生的这种思想贯穿了他的一生,并深刻地影响了他的艺术思想的形成和美学原则的确立。他说:“浑厚华滋民族性”他以“浑厚华滋”作为自己最高境界和美学品评标准。

在今天我们学习黄宾虹先生思想与成就时,不能不从他对中华民族的深爱之情出发。黄宾虹先生的笔墨语言的纯熟,无不是建立在对“民族性”的深刻理解,无不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有力展现。他高瞻远瞩,以伟人般的眼光启示后人,“伟大民族性”才是中国绘画的发展方向。

具体而微,就学画而言,黄宾虹云:学画者当分为三个时期,曰,师今人,曰师古人,曰师造化。且巧妙的喻以庄子论蝶之变,初为栩栩之蝶,蝶之为蛾,继而化为蛹,终而成蝶飞去。讲明了学画者的三个必然阶段。师今人者,练习技术方法,以完成绘画之必须的基本功练习。然后再师古人,师古人者,巧证古今源流,辨明我们从哪里来。认清我们的文化之源流。把我们民族优秀的文化继承过来,继而师造化。师造化者,融合今人古人,参悟自然之真趣。借古以开今,定会创造出即有文化传承底蕴,而又有创造性的经典作品。如此有得,始克成家,后辈学画者当以此为鉴循序而进,方能纵横中度,左右逢源,穷极变化。这既是一种入而复出的创造。也是学问,美感互相交融的一次又一次升华。

    关于书法与画,黄宾虹尚书画同源。书是文字,单体为文,滋生为字,文字所不能形容者,有图画之形容之,尤易明晓,故图画者文字之余,百工之母。黄宾虹云:今求画之途径,非讨论文字无以明画理,非研究习字无以明画之法。学画之用笔、用墨、章法,皆源于书法。舍文字书法,而徒沾于兼墨朱粉中以寻生活,适成其为拙工而已,未可以语图画者也。

大师所言道出学画之必经途径。中国画之点、划、笔墨皆源于书法之笔墨点划。用笔之严谨,皆以书法之点划语汇而为之,写出画之形态。以书法之用墨而为之写出画之神韵。若舍此用笔用墨之法,当然也可以画出画来。但终非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国画。故而,学习中国画当以精研书法之用笔用墨,继而以书法之笔法融入中国之绘画方是正源。

        时代在前进,代有艺术新观念。为了更好地理解当代中国画艺术,有必要在这个浮躁喧哗的时代静下心来仔细阅读黄宾虹的《国画理论讲义》。一个学人,一个画家,不能停止学习和修养,要经常反复和大师对话,聆听大师教诲,认真思考中国画艺术,思考它的现在,思考它的过去,思考它的未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黄宾虹(1865-1955),近现代画家、学者。[1]原籍黄山市歙县,生于浙江金华,成长于老家歙县潭渡村,初名懋质,后改名质,字朴存,号宾虹,别署予向、虹叟、黄山山中人。擅画山水,为山水画一代宗师。六岁时,临摹家藏的沈庭瑞(樗崖)山水册,曾从郑珊,陈崇光等学花鸟。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,早年受“新安画派”影响,以干笔淡墨、疏淡清逸为特色,为“白宾虹”;八十岁后以黑密厚重、黑里透亮为特色,为“黑宾虹”。他的技法,行力於李流芳,程邃,以及髡残,弘仁等,但也兼法宋、元各家。所作重视章法上的虚实、繁简、疏密的统一;用笔如作篆籀,洗耳恭听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。所谓“黑、密、厚、重”的画风,正是他显著的特色。他的书法“钟鼎”之功力较深。其画风苍浑华滋,意境深邃。偶作花鸟草虫亦奇崛有致。曾在北京、杭州等地美术学院任教、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华东分会副主席。著有《黄山画家源流考》《虹庐画谈》《画法要旨》等。

 

黄宾虹:《国画理论讲义》
 

绪言

        人之初生,在襁褓中,未能言语,先有啼笑。见灯日光,哑哑以喜,置之暗室,呱呱而泣。晦明既辨,即分黑白。黑白者,色相之本真,其他不过日光之变化,皆伪幻耳。图画丹青,本原天造。准绳规矩,类属人为。人与天近,天真发露,极乎文明,画事为最。古人小学,初言洒扫,画沙漏痕之妙,寓乎其间,因开书画之法。从事学画,研磨丹墨,悬肘中锋之力,习於平时,用明笔墨之法。六书叚昔,隶变古籀,谐声会意,渐废象形。昼论貌似神似,作家士习,由此而分。写实摹虚,以备章法。专言章法,不求笔墨,派别门户,由此歧分。教者画成,各有面貌,笔墨章法,自必完全。学画之先,笔法易明,稍加用功,即可貌似。徒求貌似,不明笔墨,徒习何益?画之要旨,人巧天工而已。老子言“道法自然”,庄子云“技进乎道,论者谓孔孟悲天悯人,一车两马仆仆诸侯,徒劳无益,因激忿而为离世乐天之语,所谓“老庄告退,山水方滋”者也。

        晋代王羲之之书,谢灵运之诗,多托情於山水,当代士大夫能画者已众。唐画分十三科,山水为首,界画打底。画言立法,事虽勉强,辛勤劳苦,功在力行,行之有得,乐在其中。古来为圣为贤,成仙成佛,其先习苦,莫不忧勤惕虑,朝夕孜孜,及其道成,皆有优游自得之乐。庄子云栩栩之蝶,蝶之为蛾,继而化蛹,终而成蝶飞去凡三时期。学画者师今人、师古人、师造化,亦当分三时期。师今人者,练习技术方法;师古人者,考证古今源流;师造化者,融合今人古人,参悟自然真趣。如此有得,始克成家。古今画评,皆论赏鉴古今艺成之作,非示初学途径。学者初师今人,授以口诀;继师古人,重在鉴别;终师造化,穷极变化,循序而进,以底於成。吴道子初师从张旭,学书不成,去而学画。杨惠之学画不成,去而学塑,亦可成名。成与不成,全关功候,昔人造就,确有平衡。否则欲速成名,未尽研求,徒凭臆说,离经叛道,不学无术,妄议是非,识者嗤之。

        道在上古,结绳画卦,书画同源。两汉三唐,贵族荐绅莫不晓画。赵宋而后,文武分途,人罕识字,画多圹悍,遂流江湖。宣和院体,专事细谨,又沦市井。苏、米崛起,书法入画,士夫之学,始有雅格。浅人肤学,废弃名作,非谓鉴赏,玩物丧志,即言画事,是文人游戏。米元章亦云人物花鸟,贵族玩赏,为不重视。而《北风》、《云汉》,有关人心世道,宜有真知。但喜人物花鸟,不明山水画之阴阳显晦能合变化虚灵,无以悟名理之妙,与宙合之观。笔墨流美,远追金石篆隶。然非研几,优绌不分,世好多殊,画事以坠。自李渔刻《芥子园画谱》,笔墨之法,学无师承。欧化影印盛行,人事机巧,过於发露,而天然古拙,无复领悟,聪明自逞,愈工愈远。或有时代性者如刍狗,时代性者为道母;道之所在,循流溯源,史传记载,古今品评,贯澈会通,庶可论画。笔墨章法,先從规矩,由生而熟,归於变化,学期有成,成为自然,可勉而至。若有未成,互相劝戒,精益求精,不自满足。此师儒之责,亦学者宜勉也。

本源

        自来书画同源。书是文字,单体为文,孳生为字,以加偏旁。文字所不能形容者,有图画以形容之,尤易明晓。故图画者,文字之馀,百工之母也。今求学画之途径,非讨论文字,无以明画之理,非研究习字,无以得画之法。画家古今之史传,真迹之记载,名人之品评,天地人物,巨细兼该,皆详於文字。学画之用笔、用墨、章法,皆原於书法。舍文字书法,而徒沾沾於缣墨朱粉中以寻生活,适成其为拙工而已,未可以语国画者也。

精神

        人生事业,出於精神,先於立志,务争上流。学乎其上,得乎其次。有志者事竟成。语云:天下无难事,只怕用心人。专心练习,不入歧途,前程远大,无不可到。古代名手,朝斯夕斯,功无间断,必为真知笃好。百折不挠之人,虽或至於世俗之所讪笑,而不之顾。学以为已,非以为人。一存枉己徇人之见,急於功利,废自半途;往往聪明才智之士,敏捷过人,而多蹈此迷误,终身门外,岂不可惜。昔吴道子学书不成,去而学画。杨惠之学画不成,去而学塑。立志为学,务底於成,量力而行,不为废弃,方可不负一生事业。此精神之宜振作,尤当善为爱获其精神,慎不瞵於误用也。

   

品格

        以画传名,重在人品。古今技能优异,称誉当时者,代不乏人,而姓氏无闻,不必传於後世。以其一艺之外,别无所长,庸吏之多,不为世重,如朝市江湖之辈,水墨丹青,非不悦俗,而鉴赏精确者,恒唾弃之。古有苏东坡、米海岳、赵松雪、徐天池,诗文书画,莫不兼长,墨迹流传,为世宝贵。又苦忠臣义士、高风亮节之士尤为足珍。此论画者因以人重,而其人之画,亦必保明於理法之中,故能超出乎理法之外,面目精神,自然与庸众殊异。特浅人皮相,不点俗目,往往见之骇诧,以为文人之游戏如此,心不之喜。而不学之文人,又藉此以为欺世盗名,极其卑下,可胜慨哉!

学识

        古人立言垂教,传於後世。口所难状,手画其形,图写丹青,其功与文字并重。人非生知,皆宜有学,成已仁也,成物智也。《大学》言:格物致知。《中庸》曰:好学近乎智。《说苑》亦云:以学愈愚。学问日深,则知识日广,故孔子论为学之序,必先智者不惑,而仁勇之事,尤非智者不能为。孔子又曰:好智不好学,其蔽也荡。子贡曰:学不厌智也。人生於世,惟学可以化为智,而智者更当好学而无疑矣。

立志

        学以求知,先别品流。志道据德,依仁游艺,成於自修。出而用世,可以正人心,端风化,功参造化,兼善天下,此其上也。博综古今,师友贤哲,狂狷自喜,淡泊可安,不阿时以取容,无矫奇而立异,穷居野处,独善其身,此其次也。至若声华标榜,凭荣辱於毁誉,泯灭壹之趣向,观乎流品,画已可知。是以画分三品,曰神,曰妙,日能。三品之上,逸品尤高。有品有学者为士夫画,浮薄人雅者为文人画,纤巧求工者为院体画。其他诡诞争奇,与夫谨愿近俗者,皆江湖、朝市之亚,不足齿於艺林者也。此立志不可不坚也。

练习

        释清湘云:古人未立法以前,不知古人用何法;古人既立法以後,学者不能离其法。画之法有三:曰笔法,曰墨法,曰章法。初由勉强,成乎自然。老子言:圣人法天,天法地,地法道,道法自然。因天地之自然,施人力之造作,应有尽有,应无尽无,如锦绣然,必加翦裁,而後可成黻冕。语曰“江山如画”,正谓江山本不如画,得有人工之采择,审辨其人画之处一而裁成之。此画之所由宝贵也。

涵养

  董玄宰言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乃可作画。画学之成,包涵广大。圣经贤传,诸子百家,九流杂技,至繁且赜,无不相通,日月经天,江河行也,以及立身处世,一事一物,莫不有演易;非方闻博洽,无以周知,非寂静通古,无由感悟。而况乾坤演易,理贯天人。书画同源,采本金石,取法乎上,立道之中,循平实而进虚灵,遵准绳以臻超轶,学古而不泥古,神似而非形似,以其积之有素,故能处之裕如焉。

成就

        古人为圣为贤,成仙成佛,其先习苦,莫不有忧勤惕厉之思。及至道成,又自有其掉臂游行之乐。庄子云:栩栩然之蝶。蝶之为蛾,继而化蛹,终而成蛾飞去,凡三时期。学画者师今人不若师古人,师古人不若师造化。师今人者,食叶之时代;师古人者,化蛹之时代;师造化者,由三眠三起,成蛾飞去之时代也。当其志道之初,朝斯夕斯,轧轧终日,不遑少息,藏焉修焉,优焉游焉,无人而自得,以至於成功,其与圣贤仙佛无异。虽然,君子择术,慎於始基。昔赵子昂画马,中峰大师劝其学为画佛。此则据德依仁,亦立言垂教之微旨也。游艺之士,可忽乎哉!




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新闻资讯 | 签约名家 | 书画奇葩 | 作品展示 | 文房四宝 | 加入我们 | 艺术顾问 | 名家题词 | 翰墨中国理事
电话:18615391977 QQ在线:381352253
Copyright © 2006 - 2014 hm0086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翰墨中国 公司保留所有权利
ICP经营许可证:鲁ICP备14025322号